• 日前,广告平台 Fyber 在北京举办了“Fyber 2018 开发者沙龙:出海新航向,变现新思路”,就 2018 年移动广告行业的整体趋势进行解读为开发者更高效的变现提出一些建议,同时就采用移动端 Header Bidding 技术的开发者变现分享了一些案例。

    “Fyber 2018开发者沙龙:

    出海新航向,变现新思路” 现场

    2018 年移动广告行业的 3 个新趋势

    海外推广和变现,是移动互联网行业的整个业务流程中离钱最近的 2 个环节,对于出海开发者而言,也是业务是否能够顺利展开和持续推进的 2 个必要支撑条件。但面对海外流量价格不断上涨,且开发者本身由于信息不对称对广告价值存在盲区等原因,海外推广和变现也是令开发者最头疼的 2 个环节。

    近两年,虽然 KOL、线上线下结合等方式对线上买量起到了一定的补充作用,但从整个趋势来看,线上买量依然是开发者推广的最主要方式。2018 年已经快要过去,移动广告行业在一年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Fyber 中国区总经理 Yoad 从平台方的角度分享了一些观点。

    1、受 GDPR 影响,移动广告业务重心转向亚太区

    Yoad 表示,欧洲施行 GDPR 之后,亚太地区将是继美国之后广告支出最大的第二大市场。欧洲的广告预算回到之前的规模,可能需要不止一年的时间。之前的一些美国 DSP 平台因为 GDPR 的影响将预算从欧洲转移到了亚太地区。Fyber 也发现许多开发者或者不知道 GDPR、或者知道但没有在信息搜集上做很好的处理。

    针对 GDPR 的影响,Fyber 的一个应对举措是教育平台上的开发者如何正确地搜集用户许可。

    2、3/4 品牌广告主有意向购买应用内广告

    在沙龙上,Fyber 分享的 2018 年品牌广告主和机构调研结果显示,77% 的品牌广告已经在要求广告代理去购买应用内广告,且品牌广告主表示,应用内广告的 ROI 要高出 40%。品牌广告机构认为用户交互是应用内广告的主要优势,可试玩广告和激励视频广告被认为是应用内广告中最具交互性的广告形式,但即便如此,横幅广告依然是品牌广告主最常见的选择。

    到 2020 年时,美国线上品牌预算中的 86.3% 将花在程序化曝光广告上。

    3、Header Bidding 被从桌面端引入移动端,开发者应尝试更多新形式广告

    而从行业演变的角度出发,2018 年最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 Header Bidding 这种统一实时竞价的形式从桌面端向移动端的转移。

    Yoad 表示:“2018 年,桌面端的 Header Bidding 被引入到移动端,许多平台开始采用。这种扁平化的竞价流程对于广告主和开发者是双赢方案。此外,广告形式上则从图片视频广告格式变化为互动和可试玩广告。许多开发者在试验不同格式的广告后获得了成功。所以,我们对开发者的建议是改变变现思路。”

    FairBid 上线 4 个月,

    开发者广告收入增长超三成

    2018 年,Fyber 启动了 FairBid 项目,也就是将上文提到的 Header Bidding 技术应用到移动端实现移动广告的统一实时竞价,帮助开发者提升变现效率。至今,FairBid 平台也已经上线几个月。Fyber 变现负责人 Ada 分享的一个开发者变现案例显示,一款 FPS 手游在接入 FairBid 之后,ePCM、展示和广告收入等方面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图中红色箭头是开发者从普通的瀑布流转化为 FairBid 之后,各项数据的跃升情况。

    文中,红色箭头处是这款 FPS 手游从传统瀑布流转到 FairBid 后,eCPM、展示和广告收入的一个即时变化情况。

    将周期拉长到 30 天,eCPM 整体上涨 25%、在日活相对稳定情况下衡量日活用户广告收入的 ARPDAU 增长 33%,而用于衡量广告需求方出价后展示比例的 Survival Rate 增长了 37%。

    为什么有这样的效果,简单来说,Header Bidding 这种技术的原理就是将竖向的一个分级竞拍过程拉横,所有广告需求方放在一个统一实时的竞价环境中。

    Waterfall

    传统瀑布流,在广告竞拍的过程中,会根据历史出价设置一个 waterfall(瀑布流)的结构,将需求方分级,在优先级需求方没有响应的时候,才会向下一个级别的需求方发送请求,这样的设置导致双方面受损,广告需求方如优先级较低出高价也无法得到展示机会,而开发者则因为这样广告收入受损。

    FairBid 的横向统一实时竞价

    在这样一个模式里,不难看出,参与竞价的广告网络越多,接入平台的开发者越多,整个生态就会朝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Fyber 最新公布的数据,国内开发者的 2000 多款 App 已经接入 FairBid,丰富广告库存。此外,在几个月期间,FairBid 已经和 Facebook Audience Network、Tapjoy、Adcolony 达成合作。

    但 Yoad 同时表示,在推进这项业务的过程中也确实存在不小的挑战。

    首先,加入到 FairBid 的渠道,作为 Bidder 和 FairBid 平台去集成需要研发 SDK,对一些广告平台或者网络而言是一个技术挑战、也会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所以去说服广告网络加入是一个困难的过程。其次,Header Bidding 应用到移动端是一个大趋势,也就是大家都在做,这样开发者就非常疑惑,到底什么是 Header Bidding,对开发者而言又有什么优势?我应该接入哪家?最后,就是信任问题,有一些第三方平台有自己的广告源,也就是既是选手也是裁判,会造成开发者和平台之间的信任问题。Fyber 的做法就是将展示逻辑和出价等数据实时透明地提供给开发者,加强 Fyber 和开发者之间的信任。

    在 2018 年,国内经历寒冬的同时,出海被当做出口,而在中国之外的更广阔的的海外市场也确实展现了更大的发展潜力。开发者在始终将产品本身作为最核心竞争力的前提下,也在顺应市场趋势做出变化,如从工具到内容社交的转型或者去做轻游戏,而轻游戏和应用类 App 的变现方式也越发趋同,广告变现正在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帮助开发者在海外走得更远。而新技术或者新广告形式的更迭是开发者须始终关注的信息。

扫描微信下面二维码,数据随身查,添加天拓官方微信公众帐号:
  |  推广技巧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2019 广州天拓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05825号天拓网络技术有限公司